小说

明明都说不要了,老公却撞击地越来大力……

2017-10-11

 云瑾想,有时候,有些事是命中注定的。

比如她爱容瞿。

又比如容瞿恨她。

黑暗中,云瑾翻了个身,手指落在身边的空位上,冰冷空荡。

她迷糊间醒来,透过微弱的月光,看了一眼旁边,他没有回来?

云瑾心头闪过淡淡的失落,而后又像是松口气般,僵硬的肩膀松垮下来。

她心里是期盼容瞿回来的,这样她就能看见他了。

可她又很害怕他回来,因为这意味着,她会被狠狠的做到下不了床。

而明天是云瑾的新学期开学日,她不想因为那暧昧的痕迹被赤果果的当众围观……

“咯吱”一声,门被推开,而后一室的光亮,让她的眼睛刺得发疼。

眼睛舒服点后,云瑾立即紧着心爬起来,看见容瞿正歪着身子,踉跄着脚步进来。

他干净的白衬衫上领结被胡乱的扯下,扣子打开两三颗,正好露出一片蜜色坚实的胸膛,微醺的酒气扑面而来。

“容瞿,你喝醉了?”云瑾的声音很轻,却带着浓厚的忧愁。

云瑾下意识的皱皱眉,而后想要伸手扶他,却被猛的捉住手臂,而后往后一推,重重的按在宽厚的床上。

云瑾吃痛的闷哼一声,看向容瞿的黝黑眸子也染上一层雾气。

秀挺的绒眉,轻轻的一蹙,春水般水汪汪的眼睛瞬间蒙上一层让人心软的水光,很可怜,很委屈,又很吸人眼球,但容瞿却讨厌她露出这样的神情,虚伪得令人恶心!

“很疼?云瑾……你再疼怎么及她疼?”容瞿的声音很冷,每一个字都似那冰刀从她身上刺去,而他唇上的邪笑和眼眸里的讥诮,让云瑾的脸一白,心也沉沉的像是要被撕裂开。

“不……疼!”她吞吞吐吐的回答。

容瞿没有说话,只身子微微的上抬一点,微凉的手掌毫无预兆的钻入她的腰间,而后滑落在她柔软的臀部上。

“容瞿……”云瑾呆了一下,哑着嗓子喊他。

男人仿若未闻,手指从她的身体里抽出,飞快的解开皮带和褪下西裤。

云瑾白了脸,瞪大着眼睛,使劲的推开他,“容瞿!求求你别这样!明天是开……”

“啊!”身下被猛然贯穿的撕裂疼痛,让云瑾猛吸一口气,尖叫一声后,她痛得缩起身子,拼命的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,却被死死的按住。

他声音冷酷,低沉却蕴含着滔天的怒气:“云瑾,为什么她死了,你活着?为什么?”

“容瞿,不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怎么?又要说你是被人绑架了所以才没去医院吗?你以为我会信吗?”容瞿猩红的眼盯着她,里头全是愤怒和恨意。

云瑾觉得很冷,身子也很沉。

她嗫嚅着唇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他不信她,无论她说什么也不会信她!

云瑾抿着唇,停下挣扎的动作,任由他蹂躏。

带着醉意的男人,发了疯的啃咬着她的身体,在她的每一处留下暧昧的痕迹,而后尽情释放后,精疲力尽的睡去。

云瑾觉得身子又冷又疼,好半晌,她偏头看容瞿安静的面容,终于沉沉的舒口气。

她动动身子,挣扎着爬起来,进了浴室。

光鉴的镜面里,她光裸的身子,白皙的的皮肤上遍布着暧昧的红痕和淤青。

云瑾苦笑着摸摸脖子上的痕迹,心里想着这么大范围,不知道化妆能否遮得住。

她清洗了身体之后,回到房间。

云瑾站在床边,沉着眸子看睡得安静的男人,情不自禁的摸摸他的脸。

男人很英俊,浓黑的眉,深邃的眼,卷翘的睫毛,高挺的鼻梁下薄唇色泽鲜亮,光是一张脸就能足够惊艳,再配上挺拔的身材和雄厚的财力,无怪那么多的女人为他疯狂。

云瑾自嘲的笑笑,那么多的女人里头,她也是其中一个。

第一次见到容瞿的时候,她十九岁。

国庆节她从海城大学回来,和高中同学聚完会回家,刚推开门,就看见安静挺拔的男人回眸看她。

夕阳的余晖金灿灿的打在他的头顶上,让他看起来像是天神下凡一般,云瑾的心仿若要跳出来一般,只觉得脑子和心脏都被什么击中一般,轰隆隆的响。

“你是云瑾?”他的声音很好听,低沉婉转,尾音带着上扬。

云瑾笑着说,是的,我是云瑾。

她回答的时候,看见男人眼里有淡淡的惊讶和惊艳。

后来她才知道,男人的惊讶和惊艳不是因为她,而是因为,她那张和顾瑜一模一样的脸。

在医院见到顾瑜的时候,连她自己都惊讶了一下。

云瑾知道自己有个双胞胎妹妹,跟着父亲一起生活,但母亲从来没有提过,也没有任何联系,所以云瑾不知道她和顾瑜原来那么像,像到连皱眉的样子都一样!

但顾瑜病了,白血病。

她苍白得比白雪还要虚弱,可怜得让人心碎。

云瑾没有任何犹豫,答应了容瞿的请求,为顾瑜配型。

配型成功的结果出来后,云瑾很嫉妒,也很庆幸。

嫉妒顾瑜好了,他就再也不需要她了。

庆幸顾瑜好了,他就不会每天都愁眉紧锁了。

顾瑜做手术那天,云瑾刚从学校出来就晕了过去,一周后她又莫名被放了出去。

她疯狂的跑到医院,迎接她的是顾瑜冰冷的尸体,还有几乎要疯癫的容瞿。

云瑾永远不会忘记,他在她耳边愤怒咆哮声音,他说,云瑾,是你害死了顾瑜!你给了我们希望又将我们推入深渊!云瑾!为什么顾瑜死了,你还活着!

他说,云瑾,我会让你这辈子都过得生不如死!

云瑾解释的话,在被他粗暴的按在沙发上,疯狂的撕碎她的衣裳后全部化成了恐惧。

他没有任何怜悯,粗暴的侵入。

而后囚在他的身边,成为他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暖床情人。

“哎!”云瑾几不可见的叹口气,轻手轻脚的帮他脱下袜子,换好睡衣,拧了热毛巾,一点一点的帮他擦着脸。

等做完这一切,她轻轻的躺在男人的身边,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,云瑾轻轻的转身,侧着身仔细看着他。

她手指落在他紧闭的眉眼上,凉凉的指腹传来淡淡的温度。

因为被触碰,容瞿下意识的皱眉,轻哼一声。云瑾吓得缩回手,而后安安静静的继续看着他,眼眸里沉溺着爱和痛苦。

云瑾想,如果当初知道爱他那么痛苦,她一定不会对他一见钟情。

可时光,怎么会倒流,她又怎么能不爱容瞿?

“嗯?”

云瑾是被痛醒的,她涨红着脸,粗着脖子,眼神委屈的瞪着跨坐在她身上暴怒的男人。

容瞿心里窝着一团火,看几乎要窒息的女人没有丝毫的怜悯,愤怒又冰冷的声音砸下:“谁让你动我的?”

云瑾一愣,紧紧的抿唇。

她天鹅绒般秀美的眉下,黑白分明的双眸呆滞的看着他,迷茫的模样,像是迷失在林间的小鹿,令人禁不住的想要握在手心里把玩。

容瞿内心蠢蠢欲动,控制不住的想要伸手摸摸她的眉眼。

一瞬间的失神,容瞿手腕上的力道松了松,云瑾立即喘着大气,解释:“容瞿,你昨天喝醉了,所以我才帮你把……”

话还未说话,他按在她脖子上的手指猛的加重力道,将她死死的按在床上。

“我说过!不允许你动我!”

“还有,别用她的脸露出勾人的淫荡模样。”

云瑾知道自己的任何解释他都不想听,也不会听,索性闭上了眸子。

如果死了,他会好过一点,那她就死吧。

容瞿冷冷的盯着她,看她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,他无趣的勾勾唇,而后猛的放开她,“放心,我不会掐死你的,你欠的债还没还清呢。”

容瞿冷笑着从她身上起来,而后将身上的衣服脱下,全部丢进了垃圾桶。

云瑾呆坐着,良久才是收回散漫的思绪,安静得如同木偶一般,洗漱,换衣服,然后整理好书包。

因为脖子上的痕迹,她选了条略微高领的裙子,可仍旧遮不住一大片的红痕。

云瑾抿抿嘴,目光幽深的从镜子里移开,拎起书包出门。

海城大学的开学日,新旧学生皆是开始报道,嘘嘘嚷嚷的。

云瑾看车窗外人太多,不禁出声:“陈叔,人太多了,我下车走过去吧。”

“不行!容少交代过,必须要送到教学楼下。”陈叔严肃的拒绝,而后专心的继续在人群中慢吞吞的往前挪动。

能够继续完成学业,是她吞了一百颗安眠药换来的。

容瞿恨她,恨到恨不得掐死她。

但容瞿说不允许她死,因为他要她活得生不如死。

所以,这世上最恨不得她死的人,却又用尽一切要她活着。

云瑾答应他,绝对不会再寻死,容瞿终于松口让她来学校,但必须专车送到教学楼下,上完课就走,不准停留。

穿过密密麻麻的人群,加长版林肯豪车终于到了教学楼下。

刚来的新生皆是唏嘘,到底是谁,居然这么大的排场,而知道的老生则是嗤之以鼻。

云瑾没有在意任何人的目光,拎着书包,安静的下车。

“哇!她什么来头啊?怎么这么拽,豪车接送上课……”

看到真人的新学生不免好奇,问旁边围观的学姐学长。

周围的学生目光奇怪的看着云瑾,纷纷散去。新生不明所以,还想问怎么了的时候,突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句:“她是全学校都知道的被人包养的婊子!”

“师妹,你可离着她远点,免得败坏自己的名声。”

“别看她坐着豪车穿名牌,光鲜得人模人样,那可都是用她肮脏的身体换来的呢!”

声音落下之后,有眼尖的新生看见她脖子上的红痕,眼眸里的好奇全部转化成不屑和探究。

“哇塞,快看她脖子上的痕迹,看不出来长得这么纯良,居然是这种人……”

“就是啊,还以为是女神呢,没想到是绿茶婊啊!”

……

各种各样的语言攻击,跟以往每一年的开学日一般,毫无新意。

谩骂和侮辱?

云瑾也曾经愤怒、委屈和不甘过,可她再生气再多的解释都会成为狡辩。

“马思思?又是你!你一天不找云瑾麻烦会死啊!”

倏忽,一道锐利的女声传来,然后一道影子像是风一般冲了过来,站在了云瑾前面。

她是简萱,云瑾唯一的朋友。

云瑾看她瘦瘦的背影,却像是一道城墙挡在自己面前,心里微微一动,平静无波的黑眸里终于是溢出一抹笑意。

被点名的马思思从人群中走出来,雪白的脸铁青一片,瞪着云瑾,眼睛里全是讥诮:“怎么?我说得不对?简萱我也劝你一句话,你以为贴着个婊子身边,将来她就能带给你荣华富贵?别天真了,她心里指不定没把你当朋友呢!”

简萱身板小,但脾气却不小。

“你张口闭口婊子婊子的,我看你才是婊子呢!”

简萱双手叉腰,一副泼妇的样子,把马思思气得胸脯上下颤动,就差冲出去扇人了。

看马思思生气的样子,简萱面上冷笑:“马思思想打架放马过来!”

“简萱,你以为我不敢?”马思思说着就要冲上去,却被身边的人拉住。

“简萱,我没事,我们走吧。”云瑾也及时的拉住简萱,快速的穿出人群,进了课室。

简萱无语的睨她一眼,“云瑾!你真是太好说话了!马思思就是欠揍……”

她话还没说完,就被一声暴怒打断:“你这个贱人!说什么呢……”

云瑾抬眸,看见是马思思,眉头皱得更紧,伸手拉住简萱,“简萱,要上课了。”

简萱狠狠的瞪一眼马思思,冷哼一声,不服气的坐在云瑾身边。

马思思正想继续说话,老师已经进门,她只好闷气收兵。

四十五分钟的课很快结束,老师一走,班长宣布了一个消息,马上就要毕业了,班里打算举行一次毕业旅行,为期一周,地点是云南,报名的需要在三天内决定。

班长一说完,整个教室都开始嗡嗡嗡的讨论起来。

“云瑾,毕业旅行你去吗?”简萱期待的看着云瑾,满脸的兴奋。

云瑾勾勾唇,沉默。

容瞿不会答应她去毕业旅行的!

云瑾内疚的垂下眸子,伸手拉住简萱的手,声音带着些许的忧伤:“我可能去不了。”

简萱的热情一下被浇灭,焉着脑袋,半天才是可怜问:“真的不去吗?我们还没一起去旅行过呢!”

云瑾看眼前天真活泼的充满期待的简萱,心里很是难过。

简萱是她的高中同学,然后一起考上了海城大学,又是同一个班。

她是她最好的朋友,爱护她,帮助她,却从来没有问过不该问的问题。

“简萱,对不起!他不会让我去的!”

云瑾小心翼翼的说完,见简萱黑了脸。

她说的那个他,简萱不知道他的名字和长相,只知道那个男人禁锢了云瑾的一切。

简萱拉着云瑾有点冰凉的手,安慰:“没关系的!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去好了……”

纵使她表情很是明媚,但云瑾还是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了失望。

云瑾心头沉重,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去争取一下?

“呵呵!简萱你就别强求人了,云瑾怎么会跟我们去毕业旅行呢!”

简萱一听马思思插嘴,翻翻白眼,瞪着她,“关你什么事!”

“我只是实话实话!她要陪男人睡,哪里有空陪我们去旅行啊!”马思思挑眉冷笑的看着云瑾,脸上的嘲讽也没有丝毫掩饰。

马思思家境不错,在班里奉承她的人也有一把,听见她的话,皆是对着云瑾嗤笑。

“你们真是够了!我就不信班里就她一个人不去!再说了云瑾不去关你们屁事啊!”简萱小宇宙爆发,一嗓子嚎得全部人都安静下来。

“嘿!你还真是云瑾的忠实跟屁虫啊!我说云瑾又关你什么事啊!”

“我和云瑾是好朋友,我就帮她了!还有马思思,你少把那些什么贱人啊、婊子啊、睡睡睡的拿到教室里说,云瑾一没破坏人家婚姻,二没插足人家感情,她交个有钱男朋友怎么了?你就是羡慕嫉妒恨!”

马思思被气得脸都歪了!

她家在海城也算是富豪之家,云瑾和容瞿之间的事多少知道一点。马思思就是不服气,凭什么这个女人可以拥有容瞿!

容瞿是谁?他可是海城所有名门千金的梦中情人,高大英俊又有钱,比白马王子还王子。

容瞿和云瑾不清不楚的关系,每回想到,马思思都觉得自己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。

马思思不服气,还想接着吵架,上课铃适时响起。

“哼!有本事就跟我们一起去毕业旅行啊!”马思思低声丢下一句,眸子里闪过浓浓的挑衅。

简萱龇牙裂目的想揍人,好半晌才是把气忍了下来。

“简萱,别跟她计较啦。她每次不是这样,我都习惯了。”

“哎呀!你!”简萱没好气的说,而后拉着云瑾小声说:“云瑾,这次旅行你争取一下吧!我们一定要把马思思那个贱人气死!”

云瑾犹豫一下,“嗯,我试试看问问他,但你别期望太高。”

她没给准话,是因为这件事多半不太可能!

“嗯嗯!我等着!我明天不吃早餐向上帝祷告,你一定会成功的!”

云瑾目光柔和的看着简萱,心里全是感激。

隔着一行的马思思眸光幽深的盯着云瑾和简萱,冷笑连连,心里也打了个主意。

如果云瑾真要去毕业旅行,她一定送她一份大礼!

大四的课程很松,上午两节课完了后,云瑾和简萱说了几句话就被催促着离开。

和来时一样,她安安静静的上了车,端正着身子坐好。

等车子出了校门,她抬起失神的眸子,呆滞的看着车窗外。

九月的天,很热很热,但云瑾却觉得身子很冷,心也很冷。

“简萱,对不起!他不会让我去的!”

云瑾小心翼翼的说完,见简萱黑了脸。

她说的那个他,简萱不知道他的名字和长相,只知道那个男人禁锢了云瑾的一切。

简萱拉着云瑾有点冰凉的手,安慰:“没关系的!以后有机会我们再去好了……”

纵使她表情很是明媚,但云瑾还是从她的声音里听出了失望。

云瑾心头沉重,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去争取一下?

“呵呵!简萱你就别强求人了,云瑾怎么会跟我们去毕业旅行呢!”

简萱一听马思思插嘴,翻翻白眼,瞪着她,“关你什么事!”

“我只是实话实话!她要陪男人睡,哪里有空陪我们去旅行啊!”马思思挑眉冷笑的看着云瑾,脸上的嘲讽也没有丝毫掩饰。

马思思家境不错,在班里奉承她的人也有一把,听见她的话,皆是对着云瑾嗤笑。

“你们真是够了!我就不信班里就她一个人不去!再说了云瑾不去关你们屁事啊!”简萱小宇宙爆发,一嗓子嚎得全部人都安静下来。

“嘿!你还真是云瑾的忠实跟屁虫啊!我说云瑾又关你什么事啊!”

“我和云瑾是好朋友,我就帮她了!还有马思思,你少把那些什么贱人啊、婊子啊、睡睡睡的拿到教室里说,云瑾一没破坏人家婚姻,二没插足人家感情,她交个有钱男朋友怎么了?你就是羡慕嫉妒恨!”

马思思被气得脸都歪了!

她家在海城也算是富豪之家,云瑾和容瞿之间的事多少知道一点。马思思就是不服气,凭什么这个女人可以拥有容瞿!

容瞿是谁?他可是海城所有名门千金的梦中情人,高大英俊又有钱,比白马王子还王子。

容瞿和云瑾不清不楚的关系,每回想到,马思思都觉得自己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。

马思思不服气,还想接着吵架,上课铃适时响起。

“哼!有本事就跟我们一起去毕业旅行啊!”马思思低声丢下一句,眸子里闪过浓浓的挑衅。

简萱龇牙裂目的想揍人,好半晌才是把气忍了下来。

“简萱,别跟她计较啦。她每次不是这样,我都习惯了。”

“哎呀!你!”简萱没好气的说,而后拉着云瑾小声说:“云瑾,这次旅行你争取一下吧!我们一定要把马思思那个贱人气死!”

云瑾犹豫一下,“嗯,我试试看问问他,但你别期望太高。”

她没给准话,是因为这件事多半不太可能!

“嗯嗯!我等着!我明天不吃早餐向上帝祷告,你一定会成功的!”

云瑾目光柔和的看着简萱,心里全是感激。

隔着一行的马思思眸光幽深的盯着云瑾和简萱,冷笑连连,心里也打了个主意。

如果云瑾真要去毕业旅行,她一定送她一份大礼!

大四的课程很松,上午两节课完了后,云瑾和简萱说了几句话就被催促着离开。

和来时一样,她安安静静的上了车,端正着身子坐好。

等车子出了校门,她抬起失神的眸子,呆滞的看着车窗外。

九月的天,很热很热,但云瑾却觉得身子很冷,心也很冷。

不管白天还是黑夜,容宅都很安静,除了云瑾,只有管家和做饭阿姨在。

看见夕阳西下,云瑾偷偷的从容瞿的书房出来。

那里有很多很多的书可以看,看书,是云瑾用来打发时间的唯一方式。

以前她曾经去后面的小花园种花养草,在被容瞿看见后,整个后花园被拔得连草都没有。

云瑾保证绝不会再去碰,容瞿才让管家重新打理好后花园。

餐厅里,管家已经准备好晚餐,但看餐具只有一人的。

“少爷不回来用餐,云小姐请慢用。”管家彬彬有礼的离开,诺大的餐厅只剩下云瑾一人。

光鉴的餐桌闪着光泽,印出云瑾淡淡的身影。

她失落的看一眼对面空荡荡的位置,垂下眸子,抿抿苍白的唇。

吃了几口,云瑾也没了胃口。

等洗完澡出来,原本晕沉的头总算是清醒了点,她边擦拭 头发,边打着腹稿,等会要怎么跟容瞿求情,才能参加毕业旅行。

“哐当!”门被猛的推开。

云瑾回眸,看见容瞿浑身森冷的进来,俏冷的眉峰瞥她一眼后,伸手扯下脖子上的领结。

“你回来了!”云瑾小心翼翼的看他,声音也带着淡淡的讨好。

她局促不安的模样,让容瞿很受用,他冷眉一挑,手指一勾,“过来!”

云瑾强装镇定,晃着身子靠过去。

容瞿很高,足足比她高一个头,宽阔的双肩上,白衬衫里露出的一截性感的脖颈,微微扬起的下巴带着倨傲,紧绷起来的轮廓线条冷硬且锋利。

云瑾每走一步,心就往下沉一点。

容瞿他,可以对任何人笑,对任何人谦虚有礼,却唯独不会对她笑,对她谦虚有礼。

纵使早已习惯容瞿的样子,可每次面对,云瑾的心还是抵不住的颤抖。

“脱衣服!”他冷声说话。

云瑾咬咬唇,没有说话,颤着手指,小心的帮他解开衣扣,而后轻轻的脱下衬衫。

“裤子!”

云瑾将衬衫放好,手指落在他的皮带处,微微颤抖后,她深吸一口气,熟练的解下,拉开拉链,为他褪去裤子。

* 关注卫星号“九舞文学”(read9wus)查看后续,本文代号【28760